<strong id="iztnq"></strong>
  1. <th id="iztnq"></th>
    <tbody id="iztnq"><noscript id="iztnq"></noscript></tbody><em id="iztnq"></em>
    <dd id="iztnq"></dd>
    <button id="iztnq"></button>
    <th id="iztnq"></th>
    <button id="iztnq"></button>

  2. <button id="iztnq"></button>
    文章網 » 文章 » 節日文章 » 冬至說孟子

    冬至說孟子

    今天上午,妻子到集市上買了兩斤青山羊羊肉,回到家就開始著手忙活剝大蔥,剁肉餡,和面,包水餃。

    我一邊美滋滋地用筷子夾起元寶似的餃子蘸著蒜泥,大口小口地吃著,一便含糊不清地跟妻子說:“好,好。香,香。一碗餃子,一杯酒;餃子酒,越吃越有?!?/p>

    妻子看我吃喝得滿頭是汗,開心地笑著說:“冬至不端餃子碗,凍掉耳朵沒人管。別管家里有錢沒錢,冬至這一天,一定要讓你吃上幾碗羊肉水餃?!?/p>

    “什么?今天是冬至??!怪不得你一大早上就出門去采購東西了,還舍得賣這么貴的鮮嫩羊肉給我包水餃吃吶。謝謝啦!謝謝你的羊肉水餃嘍!”

    今天早上,我下了樓,在土管局的花園里散了一會兒步,回到家坐在電腦前,打開電腦,便聚精會神地敲打起鍵盤,修改《真有本事》這部長篇小說,確實不知道今天是冬至。

    聽了妻子這一番話,我有些做作地大咋呼,小叫喚了幾句之后,心里尋思著,你這一席話,真挺好的,一下子讓我想起了孟子。

    上個月,我妹妹小霞從北京回到鄒城,在她姐姐家住了兩天。那天上午,杜寧開著小車,我們一起送小妹妹到曲阜高鐵車站回北京,路途經過孟廟的時候,小妹妹看著我,一本正經地說:“哥,以后沒事的時候,你就經常到孟廟這里來溜達溜達,吸收吸收這里的靈氣,活躍活躍自己的思想,說不準以后你真的可能會成為一個哲人吶?!?/p>

    聽了小妹妹的這一番話,頓時笑得我哈哈的,一邊笑著一邊說:“是嗎?我怎么覺得你這話說的不對勁呀!原來你不知道啊,我早就已經是一個草根哲人了?!?/p>

    我們家離孟廟不遠,平時沒事的時候,就喜歡到孟廟古玩市場去轉悠轉悠,淘淘寶。自從聽了小妹妹那一番話之后,就更喜歡到孟廟、孟府里去轉悠著玩了。

    這還不說,近段時間,幾乎每天晚上,我都要坐在寫字臺前,一本正經地把《孟子》一書捧在手里,靜心地溫習一章兩章,然后用腦子琢磨琢磨其中的道理。

    我這一轉悠,一琢磨不要緊,尤其是每當閱讀到“民為貴,社稷次之,君為輕。得民心者得天下。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。天下可運于掌?!边@些擲地有聲的言論時,就會越發地從心里感覺到孟子他老人家的偉大了。并且還意識到了這么一個問題:一個鄒城人,上了幾年學,認識了幾百個漢字,如果連《孟子》這本書都沒有通讀過,那真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。

    今天,我就敢武斷地跟大家講,如果誰不認真地品讀、琢磨《孟子》這本書,誰的人生旅途上就會缺少一些美妙的生活滋味。

    孟軻的父親,孟激,是一位懷才不遇的讀書人。當年,他為了光耀門楣,毅然地離別了嬌妻幼子,遠赴到宋國去游學,求取仕途??上?,他到了宋國不到一年的時間便疾病纏身,不久就孤零零的客死在異國他鄉。

    孟軻的母親,仉氏,祖籍山西并州,是魏國公子仉啟的女兒。雖說仉氏的祖上遷徙到鄒城的時候就已經不是什么貴族豪門了,可怎么說仉氏也還能算得上是一個標準的小家碧玉。她自幼讀書,通情達理,從骨子里就散發著一種大家閨秀的氣質。

    仉氏,天資聰明,十來歲就做得一手好針線活兒,織得一手好布。攤煎餅、蒸饅頭,炒菜,燒湯,樣樣精通。出嫁之后,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一個出得廳堂,進得廚房,會打理日常生活的賢妻良母。

    古書《天中》里記載:“孟子生時,母夢神人乘祥云自泰山而來,止于孟宅上空,母凝視久之,忽片云墜而寤,閭巷皆見五色彩云覆其居?!?/p>

    這種記載孟軻降生時的神奇征兆,雖然不足為信,可胎教的說法,在我國民間卻是源遠流長。

    自幼飽讀詩書的仉氏,深知胎教的重要性,《韓詩外傳》里就有記載她的一段話:“吾懷妊是子,席不正不坐,割不正不食,胎教之也?!?/p>

    孟軻之所以能夠成為歷史上著名的大學問家,這是和仉氏嚴格的家教分不開的。

    “昔孟母,擇鄰處。子不學,斷機杼?!?/p>

    南宋學者王應麟撰寫的家喻戶曉,膾炙人口的“三字經”里,就精煉地記述了仉氏教子的故事。

    孟軻出生在鄒城市市北馬鞍山下的鳧村。

    當年,離孟軻他們家大門口不到三里路的地方有一片墳墓。那段時間里,只要有發喪的人群從他們家大門口路過,性情頑皮的小孟軻,就好一蹦一跳地跟在人們的屁股后頭亂哄著玩。有的時候模仿孝子、孝女號啕大哭取樂,還經常和小伙伴們玩抬棺材,埋死人的自發游戲。

    小孩子,哪有一個不貪玩的。玩你就和小伙伴們好好地玩唄,可這個小孟軻,天生的就是喜歡跟人家打架,三天兩頭的不是把左鄰右舍的小伙伴的鼻子給打破了,就是讓小伙伴給打得身上紅一塊紫一塊,天天嚇得仉氏提心吊膽的穩不下心神來干活。

    異常貪玩的小孟軻,只要玩瘋了就忘記回家吃飯,幾乎是天天黃昏的時候,村子里的一些人就能看見仉氏在村子里四處轉悠著呼喚小孟軻,從街上擰著小孟軻的小耳朵把他拎回家去。

    小孟軻的小屁股蛋上,經常留下仉氏的幾個手指頭印??尚『⒆佣己托」凡畈欢?,都是一些記吃不記打的小精靈。小孟軻回回挨完打,嚎叫不到三分鐘,只要仉氏一眼看不住他,他就又賊頭賊腦地溜出家門找小伙伴們玩耍去了。

    小孟軻整天淘氣淘得仉氏愁眉苦臉,咳聲嘆氣。仉氏時常尋思著,這樣的生活環境成長起來的孩子能有什么出息,我不如趁早離開這個鬼地方,把家搬得遠遠的,也許對孩子的成長還能好一些。

    仉氏起初心里這么尋思的時候,總是下不了決心離開鳧村。怎么說這個村子也是她丈夫的老家,七大姑八大姨的親戚都住在這兒,家里一旦有點什么事情,大家還是都能夠相互幫襯幫襯的。

    有一天黃昏,仉氏幾乎找遍了村子的各個角落,急躁得她滿頭是汗,嗓子都喊啞了,就是找不著小孟軻了。

    天都黑透了,仉氏在大家和幾個小孩子的幫助下,這才在墳地里把正在偷吃人家供果的小孟軻給弄回了家。

    那天夜里,仉氏坐在床頭,借著窗戶的微弱月光,默默地看著呼呼酣睡的孩子,心如刀絞,淚流滿面。天都快亮了,她這才終于咬了咬牙根,決心盡早搬家。

    那段日子里,仉氏不顧一些父老鄉親的勸說和阻攔,費盡了周折,受盡了難為,這才在一個遠房親戚的幫助下,把家安頓在她丈夫三姑媽的婆家,鄒城市城西的廟戶營村。

    廟戶營村里有個大集市,附近村莊的人們都在這個村子里做些小買賣。集市上什么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,每逢趕集的時候特別熱鬧。

    生性頑皮,好奇又好學的小孟軻,自從來到這個村子里,每天早晨起來,只要一步跳出家門口,仉氏就別想再逮住他了。

    小孟軻一天到晚串游在大街小巷里玩耍,時不時地就好模仿那些穿街走巷生意人的各種腔調的叫賣聲。

    “誰買糖葫蘆!一文錢二串!”

    “賣熱豆腐嘍!”

    “鋸碗!鋸鍋!鋸大缸!”

    天長日久的,竟然讓小孟軻給練就出一口能說會唱的好嗓子。

    每逢集市的時候,小孟軻就喜歡跑到集市上,嬉皮笑臉地學著那些小商小販討價還價,買賣東西玩,時常是玩得興起不到天黑都不和仉氏打個照個面。

    那一年的春季,小孟軻他們家東邊的隔壁,遷來了一戶人家,以殺豬為生計。

    有一天上午,小孟軻站在當院子里問仉氏:“娘,他們家為什么天天殺豬呀?”

    仉氏當時正忙著進屋里去織布,就隨口應付著說了句:“好給你吃肉啊?!?/p>

    小孟軻聽了母親的話,十分高興,哪兒也不去了,搬來一個小板凳,就呆呆地坐在當院子里等著吃肉。

    仉氏在屋里干完活,走出屋門一眼看見小孟軻坐在小板凳上,雙手托著腮幫子在發愣,一時之間挺納悶的,便疑惑地問:“兒子,你今天怎么沒出去玩呀?”

    小孟軻一看他娘出了屋,雙眼頓時發出了亮光,一下子站起身子,興奮地沖著仉氏回答說:“我在等著吃肉??!娘?!?/p>

    仉氏聽兒子說在等著吃肉,愣了一下神,緊接著便想起剛才自己無意之間說的那句話來,一時之間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了。這可怎么辦???

    仉氏站在那兒看著兒子眼巴巴地等著吃肉的小樣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,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說:“傻兒子,你再等一會兒啊,娘這就給你買肉去,給你做紅燒肉吃?!?/p>

    仉氏為了不失信于兒子,盡管當時家里一分錢也沒有,她還是跑到隔壁鄰居家賒了一塊肉來,給兒子做了一碗紅燒肉,看著兒子吃了個痛痛快快,高興的自己不得了。

    屠夫家里天天在院子里殺豬,小孟軻經常跑去觀看,時不時地就好模仿屠夫殺豬的動作,嘴里還不停地學著豬臨死之前的哀鳴。

    時間長了,小孟軻模仿豬哀鳴的聲音,簡直就跟豬臨死之前發出的聲音一模一樣,他模仿得仉氏心急如焚,叫苦連天。

    “我的命怎么就這么苦??!孩子他爸呀!這個孩子怎么就這么皮呀!這可怎么辦??!孩子他爸呀!你顯顯靈,幫幫我吧!”

    仉氏左思右想,想前思后,決心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孩子在這種環境當中生活下去了,哪怕就是自己再苦一些,再累一些,再受一些什么樣的難為,也得要想個什么辦法管好這個頑皮的孩子。

    仉氏琢磨來琢磨去,覺得最好的辦法那就是再搬家,帶著孩子離開這種商貿鬧市區,離開這家以殺豬為生計的好鄰居,找個能夠讓孩子靜下心思,用心讀書的地方去居住。

    仉氏費盡了周折,把家搬到了鄒城市市區一家小書院的右邊來居住。

    娘兒倆住下沒幾天,小孟軻就被書院里那些學子朗朗的讀書聲給深深地吸引住了。每天早上,他爬起床來,柔柔眼睛,連飯都來不及吃,就縮手縮腳地跑到書院教室的窗戶底下,悄悄地蹲在地上,豎著兩個小耳朵,偷偷地聽先生講課。

    小孟軻每天早上偷聽完先生講課,就趕緊跑回家,興高采烈地來到仉氏跟前,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偷聽到的學問,有聲有調地學給仉氏聽。

    仉氏每每看著小孟軻學先生講課的那種小模樣,就笑聲連連,心里就好尋思著,這個孩子雖然生性頑劣,但模仿能力很強,看來把家搬到這種學習氛圍濃厚的環境來居住,就搬對了。

    仉氏為了能讓孩子早一天到學堂里去讀書,邊四處求爺爺告奶奶,使出了渾身解數,總算是把學堂教學先生和學子們每天吃中午飯的差事給搞定了。

    仉氏雖然不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廚師,但她的家常飯菜做得非??煽?,教書先生和那些小學子都吃得挺滿意的。這一來,小孟軻不但能上了學堂,而且連學費也有了一些著落。

    空閑的時候,勤勞的仉氏,就坐在家里紡線織布。晚上還抽空給人家做點針線活,盡管一年四季掙不了幾個錢,家里經常捉襟見肘的吃不飽飯,可娘兒倆的小日子倒也還算是過的有滋有味。

    最令仉氏高興的事情是,小孟軻每天學習詩書,演習周代禮儀的興趣,眼看著是越來越濃厚,求知學問的勁頭也是越來越大了。

    雖說小孟軻具有天生的靈性與慧根,但也和普通幼童一樣貪玩。

    有一天,小孟軻吃完上午飯之后沒去上學,跟著幾個小伙伴在南沙河玩了大多半天,快黃昏的時候,他這才急急忙忙地往家跑,剛剛跑進屋,仉氏就把他叫到身前,不聲不響地拿起一把剪刀,將剛剛新織成的一段粗布,咔嗒,咔嗒,幾下子就攔腰給剪成了幾段。

    小孟軻氣喘吁吁地站在那兒愣住了,驚愕不解地看著他娘,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   這個時候,只聽他娘語重心長地跟他說:“兒子啊,你看看,這布是娘一根線一根線織起來的吧?學問也是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。你讀書讀到一半就跑出去玩耍,不就像這匹剪斷的布一樣沒有用了嗎?”

    小孟軻被他娘的言行感動了,幼小的心靈里深深地印下了他娘斷機杼的這一幕。

    從那以后,小孟軻就在也沒有逃過學。

    孟軻十五歲的時候,孔子第三代孫子子思,在曲阜設館教授六藝,遠近學子紛紛負笈前往就教,仉氏就把孟軻送到了曲阜去上學。

    孟軻在子思門下埋頭苦讀了五年書,學問德業,突飛猛進,回到鄒城之后,便立馬四處借錢,很快地就置辦起一所像模像樣的學堂,開始了他的講學生涯。

    孟軻二十多歲便開業授徒講學,先后招收過幾百弟子,有證可考的就有萬章、公孫丑、樂正子、屋廬子、公都子、陳臻、充虞等幾十人。

    遺憾的事情是,孟軻的弟子大多數悟性不高,幾乎都理解不了他的學說,數百弟子當中,只有萬章和公孫丑還算是稍微有些成績的弟子。

    孟軻經常好跟弟子們講:“分人以財為之惠,教人以善謂之忠,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?!?/p>

    孟軻四十歲之前沒有遠游過,但他接觸過各個國家的一些政界人物,對天下大事已經有所了解,為他周游列國作了心理上和思想上的準備。

    四十四歲那年,孟軻離開了老母親,告別了妻子,舍下了幼小的幾個孩子,率領眾弟子到各個國家去宣揚他的王道仁政治國之策。

    這一路上,孟軻只要路過集市,就喜歡站在人群當中演講:“上天的眼睛,就是老百姓的眼睛;上天的耳朵,就是老百姓的耳朵;上天的嘴巴,就是老百姓的嘴巴;老百姓才是真正的上天?!?/p>

    波多野结衣办公室57分钟
      <strong id="iztnq"></strong>
    1. <th id="iztnq"></th>
      <tbody id="iztnq"><noscript id="iztnq"></noscript></tbody><em id="iztnq"></em>
      <dd id="iztnq"></dd>
      <button id="iztnq"></button>
      <th id="iztnq"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iztnq"></button>

    2. <button id="iztnq"></button>